查看: 62|回复: 0

那些曾错失一夜暴富机会的企业家

[复制链接]

626

主题

626

帖子

2242

积分

超凡入圣

Rank: 6Rank: 6

积分
2242
发表于 2019-10-22 03: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大多是这样的一个模板:一群聪明、上进的年轻企业家在一起为一个伟大的项目而埋头苦干,并最终成功将其推出市场。在经过了一番艰苦卓绝的打拼后,这一产品拥有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并终于成功上市或者被更大的科技企业收购。
  的确,这样的案例在硅谷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但与此同时,也有不少“运气不佳”的企业家基于这样或那样的理由而错失了本可以令自己一夜暴富的机会。比如,一些人选择中途退出从事自己更加感兴趣领域的项目,也有些人在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后选择离开创业团队,并开始自立门户。
  日前,美国知名科技媒体《商业内幕》就为我们整理出了美国科技史上曾经错失一夜暴富机会的企业家,具体内容如下:
  或许很少有人知道,如今大名鼎鼎的苹果公司在除了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之外还有第三位联合创始人,而这个人就是罗纳德-杰拉尔德-韦恩。
  他们三人曾在1976年4月1日共同创建了当时的苹果电脑公司。当时,由于担心沃兹尼亚克与其前雇主惠普可能出现的法律纠纷问题,韦恩仅以800美元的价格卖掉了自己手中10%的苹果股份。而现在,这些股票的价值已经高达438亿美元。
  现年80岁的韦恩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表示:“我想作为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为人们所铭记。”(上图就是韦恩)
  诺亚-格拉斯是一个几乎已经被遗忘了的Twitter联合创始人,尽管正是他最初提出了“Twitter”这一名称,并在公司发展早期负责过这一项目。但是在2006年Twitter从初创公司Odeo剥离的权利斗争中,格拉斯也被逐出了公司。而且,在Twitter即将到来的IPO中,这位真正意义上的“Twitter之父”将几乎得不到任何好处。
  弗兰克-布朗四世最早提出了“阅后即焚”应用Snapchat的概念,而该公司目前的估值已经高达8亿美元。但日前,布朗四世已经正式向公司的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伊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和鲍比-墨菲(Bobby Murphy)发起诉讼。根据布朗所提交的起诉书显示,Snapchat的两位联合创始人斯皮格尔和墨菲合谋将其踢出公司,而布朗认为自己理应拥有?公司三分之一的所有权。
  当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刚刚搬到硅谷帕拉托(Palo Alto)的办公时,扎克伯格曾邀请杰克逊加盟Facebook的初创团队。但杰克逊却拒绝了前者的这一邀请,而是在这个夏天作为一名实习生加盟了摩根大通(J.P.Morgan)。
  原Facebook销售经理艾丽-费德托施奇(Ali Fedotowsky)在2010年时将自己所有的年假都用在了拍摄ABC电视台夏季档线年单身女郎》(The Bachelor in 2010)中。之后,ABC又邀请她出演电影,费德托施奇随即便辞去了自己Facebook的工作,并放弃了所有的期权奖励。
  萨赫勒-拉文亚曾是Pinterest的第二名员工,他出生于纽约,之后曾先后在伦敦、香港和新加坡居住过。但在其即将在Pinterest工作年满一年的前夕,拉文亚突然选择了离职,并没有获得任何期权。现在,今年才刚刚19岁的拉文亚已经创建了自己的在线支付公司Gumroad,并担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由于公司才刚刚起步,他目前的办公室还在自己家里。
  文克莱沃斯兄弟的名字是经由知名影片《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才一炮打响的。2003年晚些时候,文克莱沃斯兄弟曾和马克-扎克伯格一同开发出了一个仅仅针对哈佛大学学生的社交网络。2004年1月,扎克伯格首次对外推出了文克莱沃斯兄弟随后对Facebook发起了多次诉讼。
  文克莱沃斯兄弟和另一位哈佛同学迪维亚-纳伦德拉表示,扎克伯克从他们手中偷走了Facebook的创意以及一些现成的程序代码。虽说这场官司让文克莱沃斯兄弟获得了价值6500万美元的现金和股票,但如果他们继续保持和扎克伯格的合作关系的话,他们现在恐怕早已成为了亿万富翁。
  乔-格林是马克-扎克伯格在大学时期的室友,当扎克伯格通过侵入哈佛大学学生身份数据库创办了当前这个价值数百亿美元的网站前身“Facemash”后,乔-格林的父亲警告他不要同扎克伯格继续一起创业,而这也恰恰是乔-格林此前拒绝了扎克伯格邀请自己出任Facebook业务主管的最主要原因。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当时的乔-格林答应了扎克伯格的邀请,他将因此而获得价值数亿美元的股票、期权。
  麦克格维雷此前曾是Twitter的总法律顾问,但根据Twitter日前披露的IPO文件显示,麦克格维雷已经在今年8月离开公司“从事他自己感兴趣的其他事情”,并因此得到了大约150万美元的期权奖励。
  阿尔贝托-索维亚曾是谷歌的工程总监,负责领导为公司创造了巨大利润的Adwords团队。但在谷歌进行IPO的两年前,索维亚宣布离职,并创办了一家名为“Agitar”的软件测试公司。
  弗洛里安-韦伯(Florian Weber)是Twitter最早的一批程序员之一,但当时的韦伯仅仅是以外包员工,而不是正式员工的身份加盟Twitter的,这也就意味着Twitter的IPO将不会为他带来任何好处。那些曾错失一夜暴富机会的企业家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