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416|回复: 0

失传数百年拨金漆画技艺今朝重现

[复制链接]

698

主题

698

帖子

2538

积分

超凡入圣

Rank: 6Rank: 6

积分
2538
发表于 2019-4-25 12: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据史料记载,漆画中的拨金工艺,最早被发现于宋代出土的漆器上。它是黄河流域人民在日常生活为追求美而创造的一种独特艺术形式。作为中国漆器文化遗产中颇为珍贵的一个种类,它以拨刀代笔,拨出了一个个富丽堂皇、吉祥如意的美好世界。
  然而,这项传统民族工艺中的瑰宝,却因材料昂贵、工艺复杂渐渐失去市场,匠人们纷纷转行而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今年10月,山西省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公布,失传数百年的拨金漆画技艺重现美术类非遗项目中。把这一失传数百年的古老工艺挖掘出来的正是新绛县年近八旬的国家一级美术师勾世杰及他的一双儿女。
  “我幼年时父亲曾在兰州行医,医馆的旁边是一家裱画行。我经常过去玩,一来二去就喜欢上了画画。14岁完小毕业后,我放弃了留校任教的机会,出校门拜了清末民初著名漆艺大师薛仙基为师,专攻绘画。”
  薛仙基师傅是清朝宫廷没落后流落到民间的宫廷漆器大师。他无儿无女,看到勾世杰能画善学,便把一身技艺倾囊相授。师徒俩情如父子。在这期间,薛仙基大师还把他知道的拨金漆画工艺流程传授给了勾世杰,希望他能把这一工艺传承下去。
  “拨金漆画是中国七千年漆艺创造出来的民族工艺瑰宝。他采用纯金打造,工艺精美,但价格也特别昂贵,宋代之后渐渐不再流行。我从师傅那里获得这一线索后很兴奋,但没有实物可观摩,只能自己慢慢琢磨。”1954年,薛仙基大师在参加全国第二届政协会议时去世,勾世杰悲痛之余,继续沉浸在他痴迷的绘画艺术中。
  画艺精湛的勾世杰,被吸纳进新绛县剧团做了一名布景设计师。但他始终不忘师傅的遗愿。“我是一名画匠,拨金漆画是华夏民族的宝贵财富,我有义务和责任恢复它。”但要担当起这个责任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温饱普遍都没有解决,想要静下心来潜心研究,对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来说谈何容易。一次,勾世杰在帮助新绛一个大户人家修复明代柜子时意外发现了这种拨金工艺。漆器上漆艺的朦胧美、质感美,与拨金工艺呈现出的立体美、层次美融合在一起,令这件柜子在历经百年后依旧灿烂如初。他暗暗记下工艺购买材料进行试验。
  勾世杰在剧团画布景,收入时有时无。妻子是一位小学教师,工资同样微薄。研究需要用真金箔,其价格昂贵,而且每一幅画板都是选用上等木料、大漆和桐油,24K纯金箔、绿松石、红珊瑚、朱砂等名贵矿物颜料调色绘制而成。为此他不得不偷偷用老伴的工资购买金箔和材料,为此老伴没少生气。
  “我生姑娘的第三天,他接到省工艺美术协会的邀请,要他绘制一幅画,他把工具搬到院子里,一边画一边照顾我们娘俩。等到《猪肥粮丰》画完获了奖,我也被他对拨金漆画的痴迷感动了。”
  勾世杰远在秦皇岛工作的内弟史进得知后也多次慷慨相助。“这不仅仅是你的愿望,也是我们的一份社会责任,我们一定帮你把这个传统技艺研发出来,让它发扬光大,传承下去。”
  有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勾世杰终于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成功挖掘出了自明清以来断代的拨金漆画工艺,并形成勾氏独特的漆艺绘制方法。1972年,他创作的拨金漆画作品“稻香千里”入选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被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1975年,国画《猪肥粮丰》在《中国连环画报》1973年第6期封底刊登。他也陆续获得“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文化书画界艺术顾问”“山西省工艺美术师”等称号。
  能世代相传的民间手艺传承大抵都不仅仅是单纯的技术,在勾家,传承的还有一种精神——淡泊明志,青出于蓝胜于蓝。
  勾世杰的一双儿女,在耳濡目染中,都继承了父亲的绘画天赋。但他们从来不敢自夸。从做画板开始,打底灰、披麻、披布、上粗灰中灰细灰、打磨、刷漆阴干……几十道工序,兄妹俩认认真真地一步一步跟着父亲研究。
  研究阶段时,要完成一件好的作品往往需要进行上百次的实验。“最难的是拨画。等在木胎上贴上金箔、刷上漆后,漆便遮盖了金箔。这时候需趁着大漆未完全干透的时机,以拨刀代笔拨制出画面的层次感和立体感。这也是最考验画工水平的地方。如果拨深了容易把薄如蝉翼的金箔拨掉,拨浅了效果出不来,拨金工艺的美感就无法展现。必须恰到好处。”为了熟练掌握这一技能,勾克勤、勾素琴兄妹俩仅这一道工序,就练了近10年。
  “画山得有气势,得心中有山。画人物得有自己对人物的理解,不能只知道学习师傅的画风,得有自己的创作。”勾世杰对子女的要求,在外人看来近乎苛刻,但勾世杰却不这样认为。
  “他们主动放弃学业回家和我一起研究拨金漆画,我就得对他们负责,对拨金漆画的正宗负责。电脑的出现,对拨金漆画技艺的传承冲击很大。前不久,有个年轻人来学艺。我挺高兴的,手把手地教。可没想到刚学了几个月,小伙子就耐不住寂寞走了。拨金漆画需要深厚的绘画功底和熟练的手上功夫,两者缺一不可。如果没有自成一体的绘画风格,做出来的拨金漆画只能称之为工艺品,不能称之为艺术品。如果手上功夫不过关,同样也无法做出令顾客满意的产品。”
  正是在父亲这种近乎苛刻的严厉要求中,兄妹俩很快掌握了这一工艺,并成功摸索出了“拨擦勾染”勾氏拨金技法。在1997年上海二十国领导人峰会上,勾世杰和一双儿女受邀共同创作完成的红底贴金挂屏《朱家角繁华图》,赢得海内外人士的一致夸赞。此后,他们父子三人又共同创作了大型落地屏风“报春图”“凤凰牡丹图”“梅兰竹菊”“山河无尽鸿运千秋”等大量表现波澜壮阔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的作品,令业界为之称赞。
  2015年,新绛世杰拨金漆画研究所成立。在拨金漆画技艺的传承人看来,保留“拨金”这一传统工艺艺术性的同时,让它回归实用性,才是漆画复兴的正途。令人欣慰的是,现在拨金漆画已经融入家具、百姓家庭装修中。近年来,勾氏兄妹在父亲的指导下,对新绛拨金漆画的画风和种类进行了大胆创新,创作出了大量具有明清风格的各式挂屏等作品,畅销东南亚。
  就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勾克勤夫妇俩开心地告诉记者,听说新绛拨金漆画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勾家在大城市工作的第三代人勾一楷、勾如、史蕊琦也有了回家传承这一民族技艺的想法。相信在勾氏家族的集体努力中,新绛拨金漆画会日益复兴。失传数百年拨金漆画技艺今朝重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